河南桐柏城管暴力执法:将受害者带至偏僻处毒打 受伤的却是“自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游龙新闻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22
摘要:河南桐柏城管暴力执法:将受害者带至偏僻处毒打 受伤的却是“自己”

在不到八个月的时间里,河南省桐柏县发生多起城管暴力执法事件,其中还采取了将当事人裹挟至荒郊野外进行毒打的不耻手段,这耸人听闻的一幕让当地群众对城管执法闻之色变。

今年三月中旬,当城管队员再次将理发店主王炭带走毒打时,奋起反抗的王炭用随身携带剪刀将一名城管队员扎伤,自己也被鉴定为轻微伤。5月16日,当记者在该县采访时得知,王炭已于5月15日被桐柏县公安局刑事拘留,而打人的城管却至今仍逍遥法外。

将王炭拘捕的拘留通知书

城管半路拐弯裹挟至偏僻处毒打

王炭的妻子董女士告诉记者,她和王炭在县城书香路附近经营一家理发店。3月14日上午9时20分,当地城管部门对县城书香路街道两侧商铺的违规广告牌进行拆除时,两名城管队员用大锤将理发店门口的转灯砸碎,王炭上前理论时,被四名城管队员推搡着塞进一辆印有“城管执法”的无牌车内,这辆车裹挟着王炭绝尘而去,让董女士顿时乱了分寸,赶忙联系亲戚去城管局救人。还没等她赶到城管局就接到爱人王炭电话,说自己被城管局拉到县城一处罕无人烟的断头路处,在被多名城管队员殴打反抗的时候,将一名队员扎伤了,自己也受了伤,已经向公安机关报警。

随后,桐柏县公安局城郊派出所出警后将双方当事人带走调查,被扎伤的城管队员孟宪燚被认定为轻伤,王炭多次向城郊派出所索要自己的伤情鉴定,却一直被推脱,直至5月15日一纸拘留通知书摆在他面前要求其签字时,他还是不敢相信,城管局违了法,怎么就把自己给抓了。

董女士指着丈夫被打的位置不远处就是该路的断头处

扭送公安机关却为何“南辕北辙”

从3月中旬到被刑事拘留以前,王炭将桐柏县城管局起诉至唐河县人员法院,在4月25日即将开庭前夕,城管局委托中间人承诺王炭若撤回起诉,城管局将不再追究王炭任何责任。但王炭撤回起诉后,城管队员孟宪燚以王炭故意伤害罪向公安机关报案。

董女士始终认为,丈夫是正当防卫,城管局用无牌车辆将丈夫裹挟走,涉及多项违法犯罪。第一:城管局执法却驾驶无牌无证车辆上路,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城管局无权将被执法对象扭送公安机关。第三:城管局借口将人扭送公安机关,却把受害者带至偏僻处进行殴打,暴力执法又涉及多项犯罪。

在董女士带领下,记者来到王炭当时被城管局带下车挨打的地方,这里是淮渎路与北环路交叉口向北的延伸道路,地图上还未标注路名,修建到这里向北也就没有路了,百度地图显示道路正在修建中尚未通车。董女士说,丈夫被城管队员拉下车后,后面又跟上来一辆城管局的车,又下来几个人对他拳打脚踢。慌乱中,王炭掏出皮带上挂着剪发用的剪刀挥舞了一圈,却不料竟扎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双方随即停手进行报警。

王炭在事发后向妻子表示,城管局在车上时就对他进行殴打,并称要将其送往公安机关,可到了淮渎路时突然往北拐弯了,而公安局在南边,他说自己当时很害怕,早就听说城管局有个姓赵的副大队长经常下黑手,没想到自己会遇到。

王炭被打位置并不在办案中心和理发店之间

两次将人带至偏僻处殴打究竟是巧合还是常态?

王炭所说的赵磊,是桐柏县城管综合执法大队副大队长,七个月前,经营餐馆的曾东旭也被赵磊带人打过,那一次他头上被打了个大口子,却全程没敢还手。

“被拉到荒无人烟的地方,头被套上塑料袋,他们就照死里打。”曾东旭回忆起去年7月30日发生的事,感觉自己就像遇到了香港电影里黑社会打人的一幕。曾东旭在淮源路与桐山街十字路口东南角经营一家武汉风味小吃,距离位于桐山街上的县城管局不过一步之遥。

那天上午10点左右,两位小女孩到店里吃饭时,把电动车停在了店门口,可能考虑是吃碗热干面就走,正巧遇到城管队员经过这里,就过来想把电动车推走,曾东旭帮两个小女孩求情时,双方言语不和。很快赵磊就带着三四辆城管车径直停在店门口,要拉店里的东西。曾东旭上前阻拦时,被十来个人拉到车上,却不是开往城管局,几辆车一起向城外驶去。当车辆开到城区西北角金庄村一条土路上时,曾东旭头上被蒙上一个塑料袋被推下车,随即遭到疯狂殴打,持续将近20分钟。满身泥污的曾东旭随后被带到一处水坑洗了洗,然后城管执法车将他带到桐柏县第三医院门口放下后扬长而去。

在医院,曾东旭头部缝了三针,胳膊上缝了两针,脖子也有被利器划开的伤痕,住了三天院,花费近千元才出院。随后,他在家人陪同下到城关派出所报案,被推托到纪委,又被推到城管局派驻纪检组,却没有一家单位受理这起案件,至今仍不了了之。

曾东旭头部被锐器打伤

暴力执法屡禁不止桐柏城管为何这么狂

在采访中,陆续有受害人向记者反映,当地城管局综合执法大队队员无素质,暴力执法是家常便饭,那些队员比土匪还土匪。

2019年5月6日下午四时许,在桐柏县红叶路中段,马春莎在哥哥马峰俊开的宏陶瓷砖店帮忙时,遇到城管局前来清理店外广告,赶忙把门外放的一个石头盘往店里搬,却被城管队员威胁关掉店面,并抢夺正在录像中马春莎的手机,然后又被拉到一辆无牌的执法车上进行殴打,庆幸的是,马春莎的嫂子赶到护住弟弟才没有被带走。马峰俊接到电话后,也赶到现场,并驾车追尾一辆无牌城管执法车。

另据当地法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此前城管队员在执法过程中将一名当事人带至后院打伤,却不料被监控探头拍下,经过法院调解,城管局赔了不少钱。

此后,便发生了这两起当事人被带往郊外殴打的事件。

城管执法大队停放的无牌无证车辆

公安部门正在调查对无牌无证执法车已多次处罚

5月16日,记者在桐柏县城管局综合执法大队见到了代理大队长赵乐和副大队长赵磊,两人坦诚队里确实有八九辆无牌的执法车,但是因为历史遗留原因一直无法解决。向县里申请了很多次,前年购买了五辆皮卡挂牌,但还是远远不够用。对于打人一事,赵队长表示,目前公安机关正在调查,对于为何将人带至偏僻处,两人坚称是要将人带至公安机关,但是否有权扭送和中途改道却闭口不谈。

责任编辑:游龙新闻
首页 | 资讯 | 经济 | 科技 | 旅游 | 汽车 | 房产 | 法治 | 环保 | 图片

今日经济观察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8259号

电脑版 | 移动版 | 联系我们 |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